热干面、鸭脖子、池莉
作者:朱辉
    热干面、鸭脖子、池莉
朱辉
  一位北京朋友到武汉来玩,下了火车正值早晨,马路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,不过与北京相比当然还谈不上繁华,而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观可供欣赏。
  忽然,朋友眼睛一亮,他看到不少行人手里端着碗面匆匆忙忙地走着,他的脸上顿时流露出几分敬意,而且越来越浓。等上了公共汽车,他依然看到许多一手端着面一手抓着扶手的乘客,这种敬意就再也忍不住要表达出来了,“以前一直都说深圳、上海生活节奏快,工作效率高,现在看来武汉的节奏比他们快得多啊!我在日本东京街头都没看到上班路上这么多人边吃面边赶路……”朋友一个劲地为武汉抱不平,“深圳速度”那么出名,可居然没有“武汉速度”一说,真是天大的不公。
  可等他在街上逛到10点多钟,武汉“蒙受的冤情”就被洗刷了。早就过了上班时间,他发现街上、公共汽车上依然有人端着碗面慢悠悠地吃着走着,看样子并没有赶时间的意思。
  为了使他对武汉的好印象不至于立刻蒸发,我连忙转移他的注意力。“这面就是我们武汉著名的热干面,它与山西刀削面、两广伊府面、四川担担面、北方炸酱面并称为我国五大名面。热干面和黄鹤楼、归元寺一样,如今是武汉市的城市名片。你看,全国其他地方的面都是汤汤水水的,能端着边走边吃吗?独有热干面,没有一点汤,这说明武汉人有超前意识啊!70多年前就研制出了这种适合现代上班族赶路的早餐。”
  经过我的介绍,朋友对热干面有了好感,却对什么“名面”、“城市名片”闻所未闻,说在别的地方从来没见过热干面,根本没名气。
  于是我不得不向他介绍热干面不算悠久,却也有七十高龄的历史。20世纪30年代初,汉口长堤街有个小贩,在关帝庙一带靠卖凉粉和汤面为生。有一个夏天的傍晚,忙碌了一天的他望着没有卖出去的剩面发愁,他怕面条发馊变质,便将剩面煮熟沥干,晾在案板上。期间一不小心,碰倒了案上的油壶,麻油泼在了面条上。他痛惜之余无可奈何,为了不浪费,只好将面条用油拌匀重新晾放。第二天早上,他将拌油的熟面条放在沸水里稍烫,捞起沥干入碗,然后加上卖凉粉用的调料,弄得热气腾腾,香气四溢。人们争相购买,吃得津津有味。有人问他卖的是什么面,他脱口而出,说是“热干面”。从此他就专卖这种面,不仅人们竞相品尝,还有不少人向他拜师学艺。
  “你说的这个发明热干面的小贩叫什么名字?”朋友问。
  “他叫什么名字没人知道,因为他脖子上长了个肉瘤,一般人都叫他李包。”我说。
  “这样的传说怎么以前好像也听说过许多次,比如鱼香肉丝、夫妻肺片等等,也是些无名氏不小心误打误撞弄出来的,怎么听这些传说都像是后人编造出来的……”朋友不以为然地说。他以前没有听说过热干面,不过倒是听说武汉有一种“来双扬鸭脖子”很有名,北京都有分店。
  这回轮到我吃惊了,没想到近几年刚刚从街头小店里流行开来的鸭脖子会流传那么远。而且在武汉,大家都知道最正宗的是“精武路”鸭脖子,从来没听说“来双扬”鸭脖子。听朋友解释才明白,“来双扬”是池莉小说《生活秀》里的人物,靠卖鸭脖子为生。前些年通过小说、影视剧,"来双扬"的大名尽人皆知,“来双扬”的原型便趁机打出了这个品牌,开了鸭脖子连锁店。除了“来双扬”鸭脖子,其他打着武汉鸭脖子旗号的小店在全国许多城市也都能看到,如今谈及武汉,除了黄鹤楼也许就数鸭脖子知名度最高了。
  70多年历史,挂着“五大名面”、“城市名片”头衔的热干面,比不上短短几年工夫冒出来的鸭脖子。文化含量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,池莉的一部小说让鸭脖子香飘全国,热干面的发明者李包显然没有这样的影响力,于是最后连发明者本人的姓名都弄得无从考证。时至今日,热干面只能墙内开花墙内香,没有像炸酱面、刀削面、兰州拉面一样走向全国。
  谁能说百无一用是文人,通过热干面与鸭脖子的比较,谁都能看出文化也是一种生产力。
  武汉不缺少李包,缺少的是更多的池莉。
 
上传时间:2007-07-19 08:57:49   【评论】  【关闭

 

朱辉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