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是诤友
作者:朱辉

听老婆的话

朱辉
  与老婆相识完全是一种偶然。
  那年老婆在一家杂志社当编辑,那本杂志看上去很体面,拿在手里沉甸甸的,却是要交版面费才能发稿的所谓核心期刊。我当时还不知道有这样倒交钱发表的杂志,所以有幸在上面发了几篇文章之后,就盼星星盼月亮地期待着稿费的到来,结果从春天等到冬天,直到在该杂志上发现我那个责任编辑不见了。好在事有凑巧,很快在另一本杂志上看到了她的名字,于是给她打了个电话。

  我这人基本是老好人,拉不下面子谈钱,所以先后打了几次电话,都没有说到稿费的问题。继而又在QQ上旁敲侧击,仿佛邹忌讽齐王纳谏,磨磨唧唧辛苦了个把月,才让她明白我没有拿到稿费。接着我知道了在该杂志上发文章,像我这样没有交钱的已是极少数,应该偷着乐去。

  我没地方评职称,白白写了几篇 免费文章当然乐不起来,可是我最终还是乐了,因为靠这几篇文章牵线,我告别了单身,娶了老婆。

  “你这个人优柔寡断,没有魄力。”结婚之后,老婆不止一次谈起她对我的第一印象,这种印象源于我向她咨询稿费的过程和表现。

  “这对于男人是个大缺点,婚前我很是犹豫了一阵子,好在你的文章还行,另外会做饭,所以将就了。”老婆又说。

  老婆的观察力不错,不过我身上的毛病很明显,相信以往也有不少朋友、熟人看出来了,可是谁都没有像她那样揭露得彻底、不留情面,因此没有让我得到深刻反省。

  “你这个人太没有原则,从喝酒就看得出来,人家多劝几次,你就喝一杯;再劝几次,又喝……”和我出去参加聚会,回家后老婆常常这么批评我,虽然我并没有喝醉。她说我这种弱点很容易被人利用,在社会上也容易吃亏。回想一下以往我在工作和生活中的一些事,还真如她所说。

  有一阵子,我进了一家杂志,当了文编主管。其时杂志业竞争已趋激烈,我的工作开展得很是艰难,成效平平。偏偏属下编辑大多都是几朝元老,并不好管。以严要求促进编辑水平的提高?似乎我还没有足够的威信、底气;等杂志销量有起色后,再利用自己的威信整顿一番,改变编辑部暮气沉沉的气氛,似乎又搞错了因果顺序……

  “你这个人不适合当主管,根本镇不住人,继续干下去只能害了那杂志,最后成为老板眼里的罪人,还是早点辞职好……”终有一日,老婆对我说。

  思前想后,我辞职了,那年我已经过了35岁。同事们很震惊,问我老婆同意我辞职吗?我说就是她建议我这么做的。他们更惊讶了,说我老婆难道不担心我这个“老家伙”走上社会无人收留?我们杂志老板很好相处,我在那里混个十年八年原本并不难。

  老婆年纪比我小不少,这种差异带动着我忘记了自己已是中年,同时也让我对一定程度上修补自身性格缺陷,有了些许信心。

  “在火车上不要和陌生人谈得太投入,你这个人一激动就恨不得把家底都倒出来……”前几天出游,行前老婆叮嘱道,我在心里提醒自己届时一定注意。

  相比朋友,老婆和自己朝夕相处,彼此更加知根知底。而我老婆每每口无遮拦,对我的缺陷狠狠敲打,常常让我反思之后,深有感悟。

  假如早点结婚就好了,也许在过去的人生路上不至于多走许多弯路,我常常这样想。人生最难得的是诤友,而如今的社会,对于许多人,或许只有老婆才会是那个肯经常敲打自己的诤友。 
 

 
上传时间:2008-07-15 17:53:35   【浏览:】 【评论:】  【关闭

网友评论列表:发表评论

评论者: *
内 容: *
验证码:   *
朱辉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