谦虚是一种奢侈品
作者:朱辉
谦虚是一种奢侈品
朱辉
    据说古代的皇帝们继位,常常要“三推让”一番,甚至篡位的皇帝也是如此,比如明成祖朱棣。朱棣先生冒着生命危险,千辛万苦终于干掉了侄儿,谋到了梦寐已久的皇位。然而滑稽的是他并没有一屁股坐到龙椅上,反而在一帮臣子劝他称帝时磨磨叽叽,一会儿说自己才疏学浅、一会儿说自己无德无能,推磨子一般来回推让了三次,最后才“勉为其难”,“被逼”坐上了皇位……
    想到这滑稽的一幕,我们难免怀疑许多情况下,谦虚只是一种虚伪。试想在朱棣推让的过程中,假如出现一个“许三多”式的老实人,他被朱棣说服了,承认朱棣先生确实“无才无德”,那么朱棣会因此放弃称帝吗?当然不会。这位把朱棣的“谦虚”当真了的老实人,事后十有八九会被凌迟处死。
    从小到老,我们人生中演绎过的无数次“谦虚”又何尝不是如此。小时候我们奉命在父母的朋友面前谦虚“我成绩不好”、“不太聪明”,父母的朋友们必然要加大力度,重新再夸我们一次。我们谦虚的次数越多,得到的进一步夸奖也会越多。
    走上社会之后,这样的谦虚场面还是会经常上演。“我的字写得不好。”通常说这话的人字可能还凑合,于是你要回应“哪里,比我的强多了!”对方必然会展开第二回合谦虚“以前还行,这两年荒废了……”你必须再次反谦虚“瞧这一笔一划,有王羲之、欧阳询之风……”这样谦虚、反谦虚来回几个回合,谦虚者很受用,反谦虚者累得慌。真是不容易啊,如果知识面不广,把欧阳询说成了“欧阳锋”,人家还以为你讽刺他,说不定日后报复你。
    类似的谦虚隐约透着“三推让”的影子,尽玩虚的,不过大家受了几千年熏陶,都已经习惯了。花鼓戏《刘海砍樵》中有一段唱词很有趣:(女)我这里将海哥好有一比呀!(男)你把我比作什么人罗!(女)我把你比牛郎,不差毫分哪。(男)那我就比不上罗!(女)你比他还有多哇……老婆把老公比牛郎,接着老公把老婆比织女,谦虚加互夸,两位就轻而易举超过了牛郎、织女,实现了双赢。大凡谦虚,推来推去,最后大多能皆大欢喜。
    那么有没有不做作、发自内心、纯天然的谦虚呢?虽然稀少,其实是有的。
    去年到杭州出差,开车来接机的是一个年轻人,衣着一般,态度谦恭。一路上我们几个在车里云山雾罩地吹牛,唯有他言辞低调,偶尔搭几句话。第二天,我们了解到这位司机师傅竟然是甲方公司董事长的儿子,英国剑桥大学博士。
    第二天和甲方公司几位股东座谈,几位的身家起码都在十几亿以上,但是从穿着到言辞,都透着谦和淡定,丝毫没有“装”的痕迹。
    “就像美女看多了,肯定审美疲劳。钱赚多了,成功的次数多了,也会习以为常,不觉得有什么值得骄傲,有什么需要刻意做作一番……”同事老张说。
    真正的谦虚其实是一种奢侈品,绝大多数人不具备谦虚的条件,所以只能玩“山寨版”谦虚。就算朱棣,虽然后来贵为天子,不过当时因为皇位来得太“辛苦”,所以玩出来的谦虚也很别扭。
 
上传时间:2009-06-29 17:00:38   【浏览:】 【评论:】  【关闭

网友评论列表:发表评论

评论者: *
内 容: *
验证码:   *
朱辉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